<code id="thivn"></code><acronym id="thivn"><form id="thivn"></form></acronym>
    <var id="thivn"><rt id="thivn"><big id="thivn"></big></rt></var>
      1. 今天是

        石大人物

        能源:我與母校的邊疆情

        來源:宣傳部 | 作者:能源 | 發布日期:2018-09-21 | 閱讀次數:

        能源,高級工程師,博士后。2001年~2010年在中國石油大學(北京)先后攻讀地質工程專業本科、構造地質學專業博士(直攻博),在校期間獲得首屆“王濤英才獎學金”。2010年~2017年任職于中國石油塔里木油田公司,相繼擔任勘探開發研究院構造室副主任,庫車勘探項目、碳酸鹽巖新區勘探項目、塔西南及新區勘探項目副項目長,構造地質學專業學術帶頭人。獲得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層次人才、塔里木油田公司十大創新人物榮譽稱號。目前就職于中國石油大學(北京)克拉瑪依校區,擔任石油學院專職教師

         

        2018年,是母校65歲華誕的喜慶日子,也是我來新疆工作的第八個年頭。在這個時候接到母校老師的約稿邀請,心里格外激動。我于2017年底剛剛從塔里木油田調到中國石油大學(北京)克拉瑪依校區工作,新疆成了我和母校再次結緣的地方。回首在新疆工作的這些歲月,母校為我鑄就的石油之魂成為我工作、生活中最大的精神支柱。

         

        我出生于黑龍江省大慶市,父母是大慶油田的工人。在鐵人精神的影響下,我于2001年考入中國石油大學(北京)地質工程專業,并于2010年在母校獲得構造地質學專業博士學位。2009年底我非常榮幸地獲得了由原石油工業部部長王濤設立的“王濤英才獎學金”,在和王濤老部長座談過程中,他鼓勵我們青年人要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建功立業,為國家的石油工業發展作貢獻。他告訴我們要以“爭雄、爭氣、爭光”的“三爭精神”為目標,用我們所學的知識把國家建設得更美好!聽完老部長的鼓勵,我的眼前浮現出大慶油田創業初期,老一輩石油人住著“干打壘”、依靠著人拉肩扛運鉆機、為祖國建設大油田的豪邁場景。“茫茫沙海、萬仞雪山”應該成為石油學子們的戰場,能在那里打一場“石油會戰”,將成為我人生中最精彩的篇章。于是我主動要求赴南疆塔里木油田工作,成為了祖國邊疆的一名石油人。

        還記得報到那天,我乘飛機飛越了巍峨聳立的天山山脈,抬眼望向那一座座深深插入云霄的山峰,許多還覆蓋著皚皚白雪,就好像一個個身披銀甲的戰士,頭頂著藍天,腳踏著大地,列隊迎接我的到來。而在這座山脈的兩翼,就是我國西部最著名的兩大盆地———準噶爾盆地和塔里木盆地。一想到我今后將要以一名石油人的身份在這里戰斗,心里充滿了干勁!!!!!塔里木油田對于博士后的工作十分重視,剛到油田就給我分配了單獨辦公室,配備了科研團隊。當我在生產一線交流的時候,現場工程師的眼睛里也充滿了對我們的期待,期望我們能夠幫助他們解決生產難題。這些對于剛走出校門的我們,真是讓人覺得有些“受寵若驚”,無形中也帶來了很大的壓力。剛開始的三個月,雖然工作很忙,但是卻毫無頭緒。我發現一個人在博士后辦公室里很難獲得現場的一手資料,與工程師交流也很不方便。于是我就搬著電腦,在生產項目組里找了張空桌子,和他們工作在一起。為了能更快地進入角色,我主動要求承擔“畫柱子”的工作。“畫柱子”就是在鉆井過程中,把每一米的鉆井地質信息都記錄下來,手工繪制地層柱狀圖。這項工作不但繁瑣而且工作量很大,每天都要及時更新,在遇到復雜地層時還要進行討論和層位預測。有一次我在“畫柱子”的時候,恰巧被研究院的領導看到,他說:“你是個博士后怎么能干這種活呢,你讓項目組的人幫你畫就行了。”我說:“我剛來油田,不熟悉資料,從最基礎的工作干起,心里踏實。”通過“畫柱子”,我很快掌握了地下地質信息,同時還和油田現場的師傅打成一片,他們覺得我也沒有那么的“高大上”了,經常教我一些現場工作的方法和技術。這些都為我日后科研工作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2011年,塔里木油田庫車坳陷的預探井普遍鉆遇了巨厚的礫石層,由于礫石層非常堅硬,導致鉆井周期長、事故頻發,極大地影響了山前勘探效率和勘探成本。為了破解這一難題,項目組成立了由塔里木油田、東方物探公司、中國石油大學(北京)三家單位組成的聯合攻關小組,作為博士后我成為這個小組的現場負責人。于是我又把辦公室安到了東方物探公司的現場經理部,在四個月的時間里與項目組的人同吃、同住、一起討論。為了拿到一手資料,我們專門到野外進行實測,收集現場數據。

          塔里木盆地野外的自然條件相對惡劣,沙塵暴、酷暑、洪水經常會阻斷我們的行程。有一次我們在返程的路上遇到沙塵暴,瞬間整個天空都被黃沙吞噬,白天轉瞬間變成了黑夜,車子已無法前行,我們就躲在車里避風沙,風卷著石頭不斷擊打著車窗,汽車在雙閃的滴答聲和狂嘯的風聲中不斷搖晃,車里的同志們都沉默了,偶爾老師傅講一兩個笑話打破尷尬后又會再次陷入沉默。一想到許多師兄、師姐們畢業后就是在這樣的環境里工作一輩子,奉獻著自己的青春和年華,我不禁肅然起敬!

        功夫不負有心人,我們的團隊最終探索出一套利用三維地震、非地震資料聯合反演預測礫石的方法,該方法一經應用就收到很好的效果,使得山前鉆井周期從最高500天降到了平均400天,極大地降低了鉆井成本。通過這項工作我獲得了項目組的認可和信任,項目組領導也不斷給我壓擔子,讓我承擔了更多的科研攻關課題。其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進行構造物理模擬實驗研究。

         

        為了更好地開展塔里木盆地庫車坳陷超深層構造建模工作,我提出了開展含鹽前陸沖斷帶的構造物理模擬實驗研究。構造物理模擬實驗又稱為砂箱模擬實驗,是在相似性計算的基礎上,在人工設置的砂箱里開展盆地演化的模擬實驗。當時有些專家并不認可這項技術,認為這是小孩子的“過家家”游戲,實驗結果沒有實際意義。為了證明這項技術是可行的,我查閱了大量國內外文獻,請教國內專家對實驗模型的設計方案進行討論。為了保證實驗效果,我赴北京開展了半年的實驗工作。實驗過程中為了監測實驗過程,我晚上就睡在實驗室里,失敗了就把沙子推倒重來,通過不斷完善實驗方案,最終獲得了理想的實驗結果,在鹽下超深層“推”出了多排背斜、斷背斜圈閉。這幾組實驗在塔里木油田公司匯報中獲得了極高的評價,不但以優秀的成績通過項目考核,相關成果還有力地支持了塔里木油田國家科技進步獎的申報。

         

        2012年10月,我以全優的成績通過博士后出站答辯,并獲得了自治區優秀博士后資助。我深知這些成績的取得主要得益于幾代石油人積累下的豐富的地質資料和塔里木盆地所特有的世界級地質難題,能參與其中是我的榮幸,也是石大學子的責任。出站后我主動和油田聯系要繼續留在南疆工作,被聘為構造地質學專業學術帶頭人,同時相繼擔任了庫車勘探項目組、碳酸鹽巖新區勘探項目組及塔西南勘探項目組的副項目長。在之后的五年時間里,我的足跡遍布了整個塔里木盆地。從南天山山前的庫車坳陷到昆侖山前的塔西南坳陷,從黃沙漫天的塔克拉瑪干沙漠到瓜果飄香的孔雀河畔。我跟隨著前輩們開展了一場場轟轟烈烈的石油勘探之戰。在這場戰役里面,既有石油院校畢業的本科生、研究生,又有北大、南大等名校畢業的博士生,還有從塔指成立初時就借調到油田的石大教師們。從他們的身上我看到了石油學子對石油事業的熱愛、建設祖國邊疆的責任和干事創業的情懷,從他們身上我深刻體會到石大所給予我們的“急國家之所急、想國家之所想、干國家之所需”“哪里需要我就到哪里去”的石油人情懷。在之后的五年里,我跟隨著油田的科研工作者們發現、評價了克深超深層特大砂巖氣田、建設了塔北—塔中超深層碳酸鹽巖油氣田、拓展了麥蓋提斜坡白云巖潛山油氣藏勘探。這一系列成績使得塔里木油田成為國內乃至世界超深層油氣勘探的代表之一。我也深深地為塔里木油田感到驕傲和自豪,為自己能參加這場會戰感到幸運和幸福

         

        2015年底受塔里木油田委托,我代表中國石油與美國及西班牙的專家組成國際聯合項目組,開展了庫車前陸盆地和西班牙比利牛斯前陸盆地的對比研究。在兩年的時間里,我們共同開展了兩大盆地的地質調查工作及構造建模工作。在工作中,國外專家學者都對庫車前陸盆地表現出極大的興趣,認為它在世界地質界都是獨具特色。在工作中也不斷鼓勵我要把中國獨特的地質現象介紹給全世界。2016年我代表油田參加了在西班牙巴塞羅那舉行的AAPG(美國石油地質家協會)國際會議,在會上作了庫車前陸盆地超深層天然氣勘探成果匯報,受到了國外專家的好評,他們表示中國人在這么深的地層發現這么大的氣田實屬罕見,中國人很了不起。看著其他參會的國內同行們也都在各自的領域作出了突出成績,我感到中國在世界科技舞臺上的分量越來越重,我們正經歷著科研人員最好的時代。

         

        當我從國外返回國內,一個重量級的消息引起了全疆石油人的關注。中國石油大學(北京)克拉瑪依校區成立并開始招收第一屆本科生。作為一名石大學子,我為學校能在新疆辦學而感到歡欣鼓舞。因為在新疆工作這些年,新疆相對落后的教育制約了新疆的發展。特別是新疆還沒有一所石油類院校,這與新疆巨大的石油資源和蓬勃發展的石油工業是不相稱的。從我得知消息的那一刻起,我就開始謀劃著能為母校貢獻一點微薄之力。

          2017年6月,我完成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層次人才項目考核,以全優的成績向自治區及塔里木油田交上了一份滿意的答卷。自治區人才辦的專家鼓勵我要繼續留在新疆工作,發揮更大的作用。而此時恰逢克拉瑪依校區招聘構造地質學專業教師,我在新疆工作期間積累的經驗及取得的學術成果非常符合學校“高層次、應用型、國際化”的人才培養目標。于是我馬上給母校寫信表達了我的想法,最終在11月順利加入了克拉瑪依校區石油學院,成為一名專職教師。

          校區為我們提供了一個很大的平臺,不但可以進行本科生、研究生及留學生的教學培養工作,為新疆發展培養人才,同時還可以參與到新疆油田企業的科研工作,繼續豐富和提高自己。這些使我實現了從一名科研工作者向一名教育工作者的轉變。我能用我所學投身于母校的發展,在建設校區的同時,也能為新疆的教育、科研事業作貢獻。

          能再次回到母校的懷抱,對我來說是幸福的。母校不但教會了我們生存的一技之長,同時也塑造了我們豐富的精神世界,讓我們無論是在祖國的心臟還是在祖國的邊疆,都始終銘記石油學子肩上的責任,她教會了我們應該與這個時代同呼吸、共命運,應將個人的微小努力置于國家最需要我們的地方,應該以創業者的姿態去創造美麗人生。這是石大學子共同的精神動力!

          最后,祝賀母校六十五周歲華誕,祝福所有石大學子都能肩負母校的重托勇敢前行,祝愿母校能為國家培養更多的人才。



        編輯:華南
        百姓色大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