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thivn"></code><acronym id="thivn"><form id="thivn"></form></acronym>
    <var id="thivn"><rt id="thivn"><big id="thivn"></big></rt></var>
      1. 今天是

        石大人物

        黃中偉:沉淀在時光里的成長足跡

        來源:宣傳部 | 作者:黃中偉 | 發布日期:2018-09-21 | 閱讀次數:

            黃中偉,石油工程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現任油氣井工程系主任和地熱研究中心主任。獲國家科技進步/技術發明二等獎各1項,先后入選教育部“新世紀優秀人才支持計劃”、中組部“萬人計劃”科技創新領軍人才,獲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杰出青年基金、教育部和外專局的“111計劃”資助,出版中英文專著各1部,在中外期刊發表90多篇論文、授權20余件中國/美國發明專利。

         

        1972年,我出生在山東省東明縣一個貧困鄉村,父親是本地中學的語文老師,母親務農,兄妹四人。誠如家父所言,我并不聰明,一路走來,卻多得師長厚愛,受益終生。

         

        春風化雨潤頑童

        我初二轉學到父親任教的中學之前,各門課程尤其是數學,考試及格的時候不多。我也從沒得過夢寐以求的“三好學生”獎狀。那時候,大紅的獎狀要貼在家里墻上最顯眼的位置,以便親友串門時第一眼就能看到。后來不得已,有幾次過年前我就把作業本上全是“√”的那幾頁撕下來貼在墻上,也想給父母掙點兒面子。這事兒至今仍是老家親鄰們的笑談。也難怪成績不好,那時候放學后,我最大的愛好就是抓魚和捅馬蜂窩。

          轉學之后,我好像一下開了竅,除了在父親班里學習語文,課余時間還跟他學習毛筆字、四角號碼查字、珠算,學習成績也一路攀升,最后考入本縣的重點高中。這一階段,家父對我影響深遠,可謂受益終身。《荀子》有言:學莫便乎近其人,學莫速乎好其人。家父為人實誠,說話直率,坦坦蕩蕩,雖然母親常有怨言,認為父親不會待人接物,可這些品質對我的影響則如春雨潤物、潛移默化。如不轉到家父身邊求學,也許我的人生之路將是另一條軌跡。

          高中階段,有幸遇到了班主任張洪彥老師。在他的諄諄教導下,到高二我的成績穩定在年級前5名。報考大學志愿時,張老師建議我第一志愿填寫石油大學。客觀地說,農村出身的苦娃娃,那時候對石油一無所知,也沒有萌生“我為祖國獻石油”的遠大志向,但就這樣我誤打誤撞進入了油氣領域。現在,回老家我總要抽空去看望他,并常和他開玩笑:“您教了我三年的化學,我只記住了食用堿面可治馬蜂蟄傷(馬蜂毒液是甲酸,酸堿中和,實踐證明,毫無痛感)。”小時候常常被馬蜂蜇,每次都疼痛難忍,可惜那時候還沒跟張老師學化學。

        現在說起高中生活,輕描淡寫。其實,由于當時升學率非常低,學習異常刻苦,常常夜以繼日、焚膏繼晷,早起和晚睡的同學總能碰面。

         

        名師授業教益深

        到東營上大學,可謂是苦盡甘來。窮地方的孩子對“吃”的體會最為刻骨銘心。大學第一學期我就增重12公斤。城里來的同學,總抱怨食堂飯菜難以下咽。于我,則每天都像過年——肉,菜里竟然有肉,而且常能吃到三毛錢一份的五花肉燉白菜(最便宜的葷菜),兩根油條才五分錢(一根不賣)。至今我仍保留著大學期間和父親的所有往來信件,不至于“烽火連三月”,但確是“家書抵萬金”。偶爾翻閱,大一時候的信,里面好幾次贊揚食堂的飯菜。

          大學里眾多教過我的優秀老師中,講授“大學普通物理”的李宏達老師認真負責的教學精神,對我后來從教影響極大。記得班里有位同學常抄別人作業,有一次那個同學忽發奇想,三道作業題,分別抄了三個人的。結果,李老師在每道題后都分別批示:第一題是抄某某人的、第二題是抄……那個同學佩服得五體投地,現在聚會時還對此事念念不忘。講授“高等數學”的張丹青老師把這門課研究得融會貫通,講起來簡直是出神入化。大一期末我竟然考了99分,和初二之前的數學成績相比,簡直是云泥之別。由此我也深深體會到,有幸遇到一位好老師是多么重要!

        師恩難忘教石油

        1994年畢業留校后,我被分配在鉆井教研室,一年后轉到射流實驗室,正式開始了我的射流教研生涯。此時,實乃三生有幸,我遇到了對我后半生影響最為深遠的恩師——李根生教授。那時,33歲的李老師已經破格晉升為教授,在我眼里,他簡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行文至此,久久沉思;心潮澎湃,思緒跌宕,竟不知該從何說起!一直遵照家父囑托——施惠勿念,受恩莫忘,但未曾細細梳理過這23年來李根生老師對我的栽培和知遇之恩,加上自己笨嘴拙舌,更沒有表達過感激之情。仔細想來,如今稍有成績,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多年來跟隨恩師始終如一地堅持研究方向,心無旁騖,孜孜以求。

          感觸頗深的是,李老師為人謙和、儒雅大度,這么多年,從未見過他對任何人發過脾氣。記得剛入實驗室的時候,我寫材料常有錯別字,更談不上水平,李老師總是耐心修改,循循善誘。現在我自己也是碩士、博士研究生導師,每每看到學生寫出來的材料存在明顯瑕疵,也學著耐心糾正。1999年,在李老師的介紹下,我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堅定了我的共產主義信念,加深了對黨的認識,時刻用黨員標準嚴格要求自己。

          2004年,我跟隨李老師調到了北京校區。初來乍到,師母侯慧珍老師對我關懷備至,從充好錢的飯卡到購置的生活用品一應俱全,14年過去了,有些我至今仍在使用。我很快適應了這里的生活節奏,工作也開始進入了快車道,日常教學、籌建實驗室、科研實驗等等,雖是忙了點兒,總會記起家父的勸勉:你并不聰明。既然愚笨不可改變,那就踏踏實實干活,“宜未雨而綢繆,勿臨渴而掘井”。

          在李老師指導下,我各項工作走向正軌且漸有起色,和科研團隊相繼兩次獲得國家級獎項,2017年獲得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杰出青年資助,并入選中組部的“萬人計劃”科技創新領軍人才計劃、獲批“111計劃”資助。

          有同事說我實踐了石大校訓——“厚積薄發,開物成務”。但我覺得團隊中有一位高瞻遠矚、學識淵博的領頭人,才是我成長的關鍵。比如,2001年,李老師就率先提出把射流用于壓裂增產改造,并獲得了國家“863計劃”資助。此后,十余年間,恰逢油氣田高速發展,水力噴射壓裂技術得到了大規模推廣應用,這項技術也于2012年獲得了國家技術發明獎二等獎。如今,在我們團隊的共同努力下,水力噴射壓裂技術不斷發展完善,早已打破了國外技術壟斷,為油氣田解決工程難題的同時也為國家節約了大量資金,水力噴射壓裂英文專著已付梓成書。

          成果的背后,過程難免艱辛。曾在-28℃風雪交加的大慶油田現場壓裂施工,曾元旦在9級大風凜冽刺骨的中蒙邊境施工,也曾7月在地面溫度60℃的吐哈油田火焰山腳下現場試驗。電話中偶爾和父親說起野外作業的艱苦,他總會問我,比你在老家時候割麥子、在磚窯廠干活辛苦嗎?還真是沒有!這些經歷我也會和學生交流,年輕時受點兒苦不算什么,年輕時貪玩放縱很可能會換來后半生的艱難卑微。

          感觸特深的,不是施工現場條件艱苦,而是安全問題。在四川一口氣井,由于現場技術員看錯了井口內通徑尺寸,導致工具無法入井,工期延誤。一次在大慶油田施工時,工人沒看壓力表就擅自打開了井口,我親眼看見1000多米的油管柱瞬間跳出井口。如今我已把這些實踐經驗和李老師對我的教誨帶進了課堂教學,我常告訴學生:“作為一名工科生,務必勤奮嚴謹、認真負責。

          作為一名普通教師,我最大的成就感來自學生叫我“黃老師”的時候。在得克薩斯Tulsa大學交流學習期間,遇到的兩名學生說我教過他們本科課程,一聲“黃老師”讓我特別欣慰!如今,已記不清教過了多少學生,只希望我的努力能讓每個學生有所收獲。

          教學中,我會結合科研課題,把專業技術發展的前沿內容帶進課堂;把專業授課和思想教育融合起來,培養學生正直善良、誠實守信的品格。希望他們以后的成長中仰無愧于天、俯不怍于人。

          談了這么多“我”及陳年舊事,于心羞赧抱慚,其實,一直負重爬坡般砥礪前行。如今,家父仍不時叮囑:黨和國家給了你這么高的榮譽和待遇,唯有加倍努力,方能不負師長的厚望和國家的培養!初心不忘、使命牢記,我愿以教學工作為第一要務,為國家培養更多高素質石油人才,為民族復興貢獻自己的力量。



        編輯:華南
        百姓色大导航